第十章 乱事 上

碧云儿已到得萧何身旁,轻轻说道:“到得金丹境界,接触法决便繁杂多样,不免会误入岐境,以斗法演练来印证所学,最是方便不过。”

那女子似极害怕,伏于地面,低声抽泣,也不敢望向那人,那人缓缓走了过来,抬起那女子脸旁说道:“天下正道中哪派为尊?如实道来,我自不会伤害于你。”

长者吐了一口气,低声说道:“道友确有高见,既是如此,那就告辞了。”

这件光彩流转的法宝飞出之后声音陡然变巨,带有轰鸣之声往那人砸去,那人不为所动,轻声道:“万剑。”

又一人接过话头,道:“不错,天涯海阁虽有四位散仙大人坐镇,其他三大派却也不弱于他,逍遥宗得自道尊道统,门内十二宫首座道法通玄,龙虎山天师教,得传祖天师张道凌的道统,符录之法号称当世第一,又上传自祖天师手著《龙虎太玄虚靖真经》自可称霸一方,五台山佛宗,极乐妙术,金身之法,自有其独到之处,三派之中任意一派都是可与天涯海阁鼎足而立,这次看来,却是天涯海阁逾越了。”

清晨,逍遥宗麻姑宫内,萧何双眼红丝密布,神色委顿,实是昨日于峰顶之上站了一夜所至,等得片刻,众人便已到齐,碧云儿轻声向众人道:“飞云宫实乃金丹修行者聚集之地,屡有私斗,各位好自为知。”

轩辕地宫也是一处地气灵脉交汇之地,修道者虽需灵气充足之地修炼,却也不敢侵占此地。

那人周身三发黑芒高声说道:“不急,观诸位神情似是不信,不让各位见识一下峨眉剑修,确是不妥。”

那人定睛望向出声之人,道:“同属正道一脉,如此可是不好了呢。”

这时那对战两人,已到了关键时刻,各出深藏绝学,一人祭出一把飞剑,另一人祭出一印型法宝,于空中撞击不断。

路威听得如此,便开始摩拳擦掌,似能大展身手一翻,月儿在一旁看的高兴,也自笑音连连,

不知过的多少岁月,地宫内尸体长久被灵气滋养,自能生得灵识,得成尸妖,自此便在这轩辕地宫之内修炼游荡。

其中一人道:“天涯海阁此次召令天下正道齐聚南海,却是以正道第一自居,少不得其他三大派要与他为难,这下又要有好戏看了。”

萧何闻言,见得是碧云儿师姐在一旁发话,心中略微一痛,低头说道:“多谢师姐指点。”

那高台之人嘿嘿阴声笑道:“不必管他,如此可是大大方便我们行事。”声音未止,就见宫内黑色尸气直被那人吸去,瞬间地宫之内已无一丝黑色尸气。

那人挥了挥手,缓声说道:“散仙之威足以使天地变色,但数名合体期高手便可驱逐于他,仅此而论,天涯海阁不是弱了太多了吗。”

这时一个女子声音道:“哎呀,舅舅你就别卖关子了,这般磨磨蹭蹭可是要把人急死了呢。”

此时,轩辕地宫正殿内漆黑一片,空气之中似有什么东西蠕动,似活物一般。

碧云儿又自默然不语,过得片刻,便自行离去了。

那女人浑身发抖,颤声说道:“峨眉剑修当领袖群伦。”

萧何听得如此又是低头说道:“多谢师姐指点。”

这一行八人正是前往天涯海阁参加盛会的正派修道士,正直飞行前往前面一处高地时,被一道黑芒截住,被迫落地。

入得宫去,只见大殿之内围有一圈人群,离近一看,人群之中烟火虹光闪现不定,确是两名弟子在斗法,周围之人皆为两人加油助威,路威自是见不得这种场面,便自鼓噪起来,声音也最响亮。

午后,官道路旁有一座规模不小的酒馆,几名道士围座一桌,你来我往,相谈甚欢。

碧云儿点了点头,道了声随得我来,便先行一步了,各位也自化光跟上。

蓦然两道幽绿火焰亮起,映得四方鬼影兮兮,又是数道绿光亮起,这才能看清周围物事,宫内充斥黑色尸气,来回翻滚,殿内正中高台之上有一王座,一人影端坐其上。

萧何看了看碧云儿,便低头说道:“些许小恙,碍不得事。”

碧云儿看了萧何一眼,道:“萧何师弟可是哪里不舒服,今日休息明日在去也不迟。”

莫心违却是嘴角微扬,双目射出湛湛神光,看上去很是兴奋。

众人闻言之后,皆倒吸冷气,惊讶万分,于凡世之间便得证道果,超脱轮回,这何等神通,让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长者一旁有一年轻弟子沉不住气,大声说道:“我们自管说我们的,管你什么屁事,道爷们没空,你快速速退去,免得吃苦。”

先前一人闻言恭身道:“还请师叔指示。”

萧何见此惊讶了一下,竟是飞剑法宝,碧云儿又轻声说道:“入得金丹境界以后,每月都要参加月考,以考验进境如何,月考金丹期分为一阶,元婴期分为一阶,分神期分为一阶,现月考将近,各宫弟子都于宫内前辈求得法宝符咒来应对月考,期望能取得好的成绩。”

天帝感其功德,命广成子收其为徒,传其《自然经》,又命黄龙接其升天,以示德绩。

飞云宫位于翠微峰顶,全宫分布甚是奇特,整座宫殿就是一间屋子,宫内弟子平常就居住于山中洞府之内。

无数飞剑以剑尖径直朝那人飞去,速度若光,到得那人身体便融了进去,一击过后,只留一女子伏于地面,其余众人却已不见踪影。

正值谈笑风生之时,突然安静下来,一道大风吹起,风势甚猛,吹的几桌酒菜翻洒在地,大风过后,酒馆内众人回头,发现那桌围坐的几名道士已不知去向,桌上却是放了些许碎银,当是酒钱,众人突然跪拜在地,口中大喊神仙来了。

随即轻吐一口气,沉声道:“那天涯海阁自两百年前得自道尊座下太乙真人秘传道卷,现今已鼎足四大派中,当是此道卷之功。”

那人嘿然一笑,道:“太乙真人所传莲花重塑肉身之法自是专为散仙所创,用此大神通,大智慧再造肉身,散仙修为自可凭空增加数十倍,当可有不输于天仙正位的莫大威能,一般散仙哪能同其相提并论,实乃真正意义上的散流仙人。”

那人轻声一笑,道:“刚才酒馆之中听得你们说的有趣,便想请教一二。”

那长者已经祭出一件流光异彩的法宝,高声喝道:“各位师侄,分散遁光回山,我来挡他。”

那人哈哈一笑:“如此聪慧确叫我怎么留你?”言毕手心一道青色小剑出现,已然穿透那女子脖颈。

又有一尸妖六识俱开,潜伏于人间,窥得时机潜入一修道大派盗得道书万卷便回转轩辕地宫潜心修炼,又不知过得多长岁月,这尸妖综合万卷道书于自身创出尸修一道,降伏地宫内其余尸妖,开宗创派,传授尸修之法,并自号轩辕尸王。

那人微笑说道:“正道四派,当有峨眉剑修一脉。”

那人双目散发摄人神光,道:“去掉哪派都可,全去也无不可。”随即朗声大笑。

萧何见得如此,摇头苦笑,金丹修道者都如这般吗,那可真是不妙。

尸妖见面之时必然争斗,已求夺得对方尸气滋养自身,到得后来,尸妖数量急剧减少,可实力却急速提升,已有个别尸妖已能突破日光障碍到得人间做乱。于是便被众多修道者布阵歼灭。

居中的这位长者朝得截落他们之人行礼问道:“请问道友如何称呼,为何挡得我自然门去路。”

居中一人微微一笑,道:“散仙一道是肉身损毁,以元神重修,功成之后当有近乎仙人的威力,只是如此,天涯海阁又怎能与其他三派鼎足呢?”

人们为了纪念黄帝,便于登仙之地桥山建轩辕陵,后黄帝后裔多有葬在轩辕陵内,过得数千年,也有许多人感念黄帝之功德,死后葬于轩辕陵周围。

碧云儿见他如此,也自是默然不语。

长者哦了一声,轻声道:“愿闻其详。”

立夏已有多日,南方早见天气炎热,此时阵雨过后却是清凉些许。

莫心违也一反平日冷酷姿态,站在路威一旁,也高声叫喊起来。月儿仙子见得路威叫得如此欢快,也自高兴起来,学着路威模样在一旁咋呼。

那人又道:“归宗。”

长者眉毛一动,轻声问道:“自是如此,天涯海阁、逍遥宗、五台佛宗、龙虎天师教当有一派退出,为哪一派?”

萧何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满是惆怅。

高台之下立有七道黑影,其中一个阴恻恻的说道:“启禀尊上,属下探得人间修道界大派天涯海阁在南海齐聚天下正派修道士,却不知所谓何事。”

长者双目微眯,说道:“道友有何疑问,但讲无妨。”

上古洪荒时期,人以群落为生,各群落之间互相攻击,战乱不已,生灵涂炭,当时天下共主炎帝无可奈何,求助于公孙轩辕,公孙轩辕也亦肩负安定天下之责任,灭蚩尤、败尽各路诸侯,历经五十二战,平定了天下,后又划分洲野,制礼兴乐,教化百姓,天下自此安居乐业,风调雨顺,公孙轩辕自此以土德称王,土色为黄,故称作黄帝。

那人恭了恭手,道:“刚才听闻阁下品评正道四大派,却有不实之处。”

方圆百丈之外突现无数飞剑,已然遮蔽天空与四周,将四散遁逃的道士也裹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