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丹成

片刻,洞虚首座轻笑一声:“如此行事,是对了是错了呢?”

此刻紫阳宫内,萧何已结丹七次,毁丹七次,七次结丹各有不同,或红、或橙、或绿、或蓝、或黄、或紫、或黑,七色丹芒体悟也各有不同,体内氲气也因结丹而分为七色,各不相融,现在也只有靠得灵觉来寻找七色丹芒中的平衡。

此时,洞虚首座也自闭目说道:“自行其事去罢。”

殿内,十二宫首座分座两旁,大殿居中坐有两人,两人都是一身黄布道袍,周身无一缀饰,一副平淡无奇的模样,其中一人开口道:“天涯海阁又来传书。”

众位周围倒吸一口冷气,殿内一片沉默。

两殿六宫首座起身答道:“谨遵掌教令谕。”

灵仙大人见得如此已微微皱眉,向得路威与萧何说道:“今日之后便由碧云儿指教你们道法修行,如若殆懒,必当重罚。”

众人听得此言,都一同望向掌教。

旁边老者也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昆仑山主峰清源峰顶之上,本乃玉虚宫坐落之处却是一片虚无,不见宫殿立于何处。蓦然一十二道光芒由一虚空之处射出,朝着坐落周围的十二诸峰飞去。少时,十二诸蜂光华四射,俱都朝着清源峰飞来。

紫阳宫内一处秘室之中,一人盘腿而坐,心神交会,默运玄功,周身包裹在一团紫色光华之中,突然光华流转开来,幻景化形,照此看来已是运功到了紧要关头,然而片刻之后紫光已然再次隐灭,又次结丹失败。

到得此时,才算金丹大成,萧何心念一动,身形已从室内消失,显露形迹时已然到得宫外,青云大师兄已经在宫外等候多时,见得萧何微微讶异一下便低声说道:“恭喜师弟结成金丹,师尊已在紫云宫内等候师弟。”

诸位首座皆是低头不语,元治殿三位首座本是抗议最深,此时也只能沉默。

玉行缓缓说道:“金仙一品。”

明和殿三位首座此时也离坐而起,灵仙首座冷冷说道:“应龙前辈有恩于我明和一脉,此事不管如何,明和殿都不在参与。”水光突起,人已不见踪影。

一道粗实厚重的声音音响起:“羽方首座所言甚是,十五日内,连发三道传书,如此逼迫,竟似不将我逍遥宗放在眼中,请掌教三思。”

灵仙大人淡然说道:“随你的便。”就已飘然出宫

萧何睁开双眼,眼中紫光一现,微笑说道:“原来如此。”神念一动,体内新成丹胎已然崩溃瓦解,随既又闭上双眼,再行那结丹之事。

紫阳宫首座洞虚闻言眉毛一扬:“谪降?修为几品?”

这三位首座均是元治殿一脉,分别是九仙宫羽方首座、太华宫混元首座、乾元宫英雄首座。三位俗世之间却是有得血缘关系,是已议事之时立场一致。

这元胎表面光华流转呈现是金色,丹内却是七色光芒盘旋交错,丹胎如同呼吸一般,有频率的涨大收缩,每次都有一股真元被孕育而出,这股真元精纯之极,流动身体一处便行改造之责,半个时辰,身体内外俱都改造完毕,全身皮肤肤色莹润,隐有宝华透出。

一位女子身影由宫内缓缓自虚化实,萧何虽然金丹大成,但见得如此,心下早已激动万分,身躯已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只见那女子身着水色道袍,眉目如画青丝高束,周身烟云流动不止,正是萧何魂牵梦索之人。

一位儒士装扮的道人朗声说道:“岂有此理,天涯海阁与应龙老妖有仇,却是他宗门之事,却要整个正道为他们做刀子。”

掌教玉行沉声说道:“极光已然谪降。”

清源峰顶,虚空之地立有十二位道人,当是十二宫首座,众首座大人正各自诧异,一道声音于虚空之处传来:“元始殿议事。”众首座齐声答道:“谨遵掌教令谕。”光华一转便各自施展神通往元始殿行去。

洞虚首座看向萧何点头说道:“看来你于金丹一道已悟得通彻。”

玉行真人常叹一声:“罢了,事已至此有能如何,还请劳动丹霞无极两殿六位首座仙驾,亲去一趟天涯海阁。”

萧何答道:“多谢师尊点拨。”洞虚失声笑道:“乃你悟性使然,与我何关。”

萧何闻言施礼答道:“多谢师兄提醒。”

月儿此时插言道:“我也要跟师姐修行。”

无极殿金庭宫洞玄首座起身说道:“十五日内连发三道传书,确实有逼迫之意,天涯海阁四位散仙大人道法虽高,却不一定能压得住我十二宫首座,敢问玉行掌教可是另有变故?”

灵仙大人也不答话,向着洞虚首座轻声说道:“道兄以为可否?”

片刻过后,似是思虑完毕,玉行真人轻声说道:“即使如此也不知能否降得那万年老妖,卷入此事,逍遥宗再不逍遥,可又能如何呢?便随得他行事吧,诸位首座意下如何呢?”

紫阳宫内,灵仙首座与洞虚首座居于正中,旁边立于两人,一是路威,一是月儿仙子,萧何行礼过后,也立于一旁沉默不语。

“以后有得所悟,再行改回便是”心中一道灵光闪过,师尊也知丹决记载与天道明悟有差,为何还让我修习?难道只是让我借鉴,以方便我领悟?如此就试他一试。

灵仙大人朝得宫外柔声说道:“碧云儿,进得殿来。”

闭关之人正是萧何,那日经得首座点化,心有所悟,已有感觉能结的金丹元胎,谁知并不如想像般顺利,闭关已经十五日,周身真元积累早已浑厚到不可思以,丹田内颗粒晶体也有不少,其中还有与拇指一般大小的紫氲晶体,却始终不成金丹元胎。

路威听后慌忙跪下求道:“弟子逾越了,还请师尊见谅。”

修道之人真元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运转体内紫氲之气结成金丹,金丹元胎与体内氲气相比乃是“质”与“量”差距,丹胎一成,才算得是入得仙道一门,不仅运使法决更加得心,而且威力上更是相差数倍,更重要的是,金丹一成,就可每时每刻吸取天地灵气转为内氲之气,修行速度将大大增快。

〈丹元决〉所载结丹之法,甚为简单,完全不合当日明悟之理,所以萧何已弃之不用,原本心中所悟本已是十分明了,开始结丹失败几次后,明悟便模糊几分,到得今日已经大致记不清悟得其所了,是已心下十分气恼自己愚笨。想着想着又不知不觉想到那个女子,不知她当初结丹时是否如自己这般没用。心里叹息一下,低头看向〈丹元决〉,如此的话就按丹决记载结丹吧,以此法结丹,心中倒有十分把握,只是心中隐隐觉的如此结丹,似能影响以后进境,不过丹未结成便如此出关的话,更让师弟们嘲笑,先结丹再说,以后有得所悟再行改回便是。

“如此甚好。”洞虚首座微笑说道。

凝神正用灵觉感触之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在心底响起,“道之一事,在乎于心”,这道声音在灵台之上又激起千万回音来回飘荡不休,蓦然萧何睁得双眼,躬身跪下,含笑说道:“我已明了。”心中立起一个念头:“结丹。”体内七色氲气竟已融为一体,却无旋转之象,萧何心中又起另一念头:“丹成。”一颗丹胎似无中生有般出现在萧何丹田之中。

灵仙大人听完哼了一声,冷声说道:“齐冥峰十日静修,不见其效?”

路威此时又忍不住道:“我早就说了似我这等天资超绝之人,区区金丹之境简单之及,萧何虽然晚我几日丹成,悟性虽不如我,却也相差不远了。”

路威如蒙大赦一般,化为一道水光急忙远去,那月儿见此也幻化一道水光跟上,碧云儿,法决轻掐,身形便已实化虚,唯剩萧何一人还在那呆立不动。

掌教还未答话,大殿居中坐着的另一人便已开口道:“此事你等商议即可,我就不参与了,”一道彩色光芒向着殿外绝尘而去,看此情形,正是那日宣武台上空之人。

玉行真人望向洞虚和流星两位首座点头说道:“自该如此。”言毕便化为一道清光返回玉虚宫了。

萧何心念转定,便开始凝神默运玄功,丹田之内紫氲之气随〈丹元决〉记载的排列方式缓缓内旋,时快时慢,那些结晶氲体,也随着气旋转动,其中一颗略大的晶体已然进得气旋中央正心之处,便不再旋动,似是周围气旋都是以它为中心转动不休,不知过得多久,这颗晶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这凝结的不能在被压缩的晶体竟开始吸收起紫氲之气来,初时吸收缓慢,体积没有变化,渐渐吸收速度加快,体积也慢慢变大,外旋摩擦晶体,逐渐使其变成一个圆形物事,直至最后吸收速度恐怖之极,身体外围数百丈的天地灵地都随着旋转被吸纳进入那圆形物事之中,最后一道金光从圆色物事中照射出来,身体内外气旋便猛的一顿,便停止转动,一切恢复原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