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山 下

萧何知道他少年心性,爱出风头,心中也不计较,上次之失,实在是自己第一次术法切磋,紧张所至,要是小心周旋也不会像上次那样受伤。心念及此便点头说道:“这样也好,请师弟赐教。”

“路威吗?就是你破得我苦悟绝招,嘿嘿,我记得你了。”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正是莫心违所说。

萧何偷偷看几眼,见他确实走远,心中松了一口气,刚才接触火光的时候,已用水字决化解攻势,不是如此还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心想现在还是打坐调息尽快恢复真元,三个时辰后已到了夜间,萧何感到修为又有进步,便翻身而起开始了一夜的苦练。

大师兄青云已向着空中施礼说道:“多谢道友出手相救。”萧何见此也慌忙跟着施礼。

萧何颤巍巍的起得身来,向莫心违低声说道:“师弟道法高超,师兄不是对手。”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受伤极重。

萧何听后低头默然不语。一会,麻姑宫与飞云宫元婴未成的弟子也都齐至,各人各自寻得空闲之地,打坐修行。

那人身着一身金色道袍立于空中,周围烟气飘渺,面目却被一道水色光华遮挡,看不分明,指着萧何轻笑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也算你幸运,遇得贫道以无上法力化解,不然你的小命定无法保全,哈哈。”

路威狂笑道:“区区金丹之境还不手到擒来,似我这般绝世奇才又能有得几人,本真人还要回宫指点月儿丫头修行,就此告辞了。”一道烟色光华突起,直插云霄,转眼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每日上午都在明和殿修习《丹元决》,午后就在宣武台与莫心违切磋,起时还是莫心违寻衅,待到后来,已是萧何主动要求切磋,直气的莫心违脸色发白,少年好胜心性之下两人各尽所学,法决运用之法进步神速。

“鹰愁涧,应龙老妖。”言毕,五人一同消失在空中,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萧何这边运使真决虽然不能自如,但躲避对方攻击却是十分灵敏,化气期修道者运使真决施法实在不能与金丹大成者相比,金丹强者一出手便是漫天光华,躲无可躲,差别大如天地,现在虽说莫心违已悟得相生相克之理,但还是道道光华攻击,闪躲空间依旧很大,这样看来萧何在斗法时也不是十分吃力。两人斗的片刻,都有所体悟,萧何渐渐感到法决运使流畅很多,本来躲避十次而还一击,现在已可以躲避三次还一击,有时甚至还能逼迫对方躲避,心里恍然两人切磋实在提高法决运用的快速法门,于是更加全神贯注演练之中。

众人见得两人如此斗法,甚感无趣,观看片刻便自行其事去了。一个时辰之后,宣武台上两人依旧你来我往,只是都到了油尽灯枯之势,莫心违满头大汗,运使法决时双手颤抖,真元消耗过度,萧何这边身法滞涩,已无还手之力,心下思量如此下去实在不是办法,这时见得莫心违运使火字决攻来,心里想到一个方法,脚下一滑就向那火光撞去,微一接触,已被撞的倒飞出去。

南海一处岛屿之上立有一座宫殿,宫殿整体接连,辉煌之极,霞光万道,气势**,宫殿墙壁之上布满符咒,灵力波动庞大非常,如此巨大的一座宫殿竟是一件法宝,只见正门上书四字:天涯海阁。

这翻大话说的青云眉头直皱,于是径直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可是麻姑宫座下?”

莫心违哼了一声傲然说道:“你也不差,刻苦修行他日也能像我这般。”说完扭头就走。

那人翻转而下,大声说道:“真他奶奶的气死我了,那月儿丫头竟教我如此法决,我堂堂俊美男子难道还天天蒙着脸见人。”声音甚是哀怨。

这时,一道烟气似有似无的掠过萧何,在其身躯前化为一面明镜,镜面如湖水般来回荡漾,起伏不休,那黑色光球触及明镜时,水样镜面又起变化,从中升起一道旋涡,将黑色光球吸纳进去之后,便即消失,从始至终不曾发生丝毫声响。

得知两兄弟的情况,让萧何苦笑不已,路震资质超绝不是自己所能测度之人,可路威却是深知其脾性,如此下去日后还是有许多苦头吃,可要找个机会好好劝劝他。又想到自己五行真决运用还未自如,非常惭愧,各位师弟年纪都在十四五岁左右,修炼速度比自己又快得许多,这般下去还如何见人。萧何人虽愚笨,但天性勤奋,术法道决上落后众人,那便多花出一倍的时间来修习。想到如此,心中原本有种懊丧失落的感觉一下消失无踪,顿时感到轻松许多,随即起身向七巧峰走去。

次日清晨,萧何下得宣武台,径直往明和殿走去,寻一位置便开始修习起《丹元决》,每天到得这个时候心绪总是不宁,似有某种力量诱使萧何去峰顶观日,只得强运丹决心法,来压制心底那一抹倩影。萧何虽不得丹元结丹要领,但固气凝神之用却见神效,心法运转几个周天,心下已渐渐平静。睁开双眼,青云师兄已带着诸位师弟入得殿来,那日将萧何打伤的少年满脸傲气向这边走来,施礼说道:“师兄,几日不见神色大好啊,午后宣武台上还要向师兄讨教。”

静养两日,萧何的伤势已好了十之**,其实更多时间还是花在思索五行真决,期间青云师兄也有来过两次,萧何还问了一下路氏兄弟的情况,说是路威因怠慢功课被罚在齐冥峰静修十日,而路震却是随飞云宫首座流星大人走后,当晚便自行闭关。

那手伏黑龙的道长躬身问道:“掌教谪降,所谓何事?”

路威刚想贬低他一翻,却被萧何眼神制止。萧何轻声说道:“今日若无他人相助,我定是一败涂地,等我悟得绝招再与你切磋。”

莫心违依旧闭目平躺不动,只是身躯已微微颤抖,萧何更是睁大双眼望向路威。

萧何转身向紫阳宫方向跪拜答道:“弟子已有所悟。”

宣武台上夜风禀禀,四下寂静无声,东台一侧不时有光芒闪烁,微弱的月光下,只见一人双手印决交换,或聚集庚金之气,或驱使后土精华,五行变换不曾停歇一刻,上空五百米还有一人立于此处凝视下方多时,自言自语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精神还真是旺盛呢。”话音一落,身形于高空之中化为一道彩色光芒往北方飞去。台下修行之人似被惊动,抬头观望片刻没发现什么,便又开始埋头苦练起来。

萧何几日不见好友,路威身上气息已大不相同,举手投足之间带得烟云一片,已有仙家风范,很是为对方高兴。

莫心违哼了一声,便闭目不语。

莫心违于此睁开双眼,大声喊道:“弟子也有所悟。”

“月儿大人乃是灵仙首座爱女,背后还是不要非议为好,这《烟波浩淼决》乃麻姑宫不传之秘,可要知足哦。”青云说完,竟嘿嘿笑起。

“大善。”

萧何遥望远去的好友,正愣愣出神间,洞虚首座温和的声音徐徐传来:“道之一事,在乎于心,萧何,你准备好了吗?”

那黑色光球脱离指间之后,初时速度极慢,略一停顿之下便如脱弦之箭朝萧何射来,眨眼之间已至萧何面前,眼看大师兄青云已经救援不济。

这日午后,萧何和莫心违两人也不答话,上得宣武台,便开始动手,两人印决翻飞,光华轮回不休,斗的是不相上下,莫心违冷笑一下,扬手打出一道水光隔开萧何,高声叫道:“这是昨日所悟绝学,看你如何抵挡。”只见印决一变,不似五行真决,顷刻之间就结印完毕,周围气息似向莫心违那边收缩一下,一种不妙的感觉飘上萧何心头,为何气息如此熟悉,却又感到十分危险,这时看到一道拳头大小漆黑光球从莫心违指间缓缓飘向萧何,萧何见得如此,直想躲避,可却有种被锁定的感觉,好象无论如何闪躲都会被击中,莫心违冷笑道:“这五行混乱决,看你如何消受。”说完便已脱力,大师兄青云正在那边传授法决,此时也被黑色光球的气息吸引,大惊失色之下便化光向这边掠来。

与往日一样,上午在明和宫打坐修习,下午就在宣武台上演练道决。青云传授完五行真决便飞身离去,萧何也不管他人如何,便独自埋头苦练起来。那向他挑衅的少年见得如此,就蛮横的打断萧何修习,扬头说道:“萧何师兄独自演练效果不佳,师弟莫心违想和师兄一同演练。”

萧何已然抢先答道:“师兄,这位乃是与我一同上山的好友路威。”

两人拉开架势,便开始斗法,莫心违天资奇高,五行真决这等初级法决一学既会,运用起来也甚有心得,看他运使金字决之时,水字决竟也融入其中,这般使来,威力顿时递增几倍,其间还用土字决化解木字决攻势,五行相生相克之理看来已经了然于胸。

宫殿上方漂浮数千修道士,以周天星辰位相排列,低眉垂首。又有四位道长立于其上,四人皆身着紫金色道袍,身形于虚虚实实之间闪现,周身光华明灭不定,其中一人手背之上伏有一条黑龙,身型却与传说中的神兽差了千倍,那人抬首说道:“时辰已至,恭迎掌教。”

青云大师兄此时却插言道:“路威已至金丹大成境界,两位好自为之。”

言毕,四人稽首,余下数千修道者皆跪伏,天空之中一道金光闪现,如一轮明日般光芒四射,蓦然金光之中仙乐四起,又有无数道家吟唱声传来,只见一人从金光中缓缓飘出,那人生的鹤发童颜,肌肤如水,一身红色道袍上绣九只金乌,嘴含微笑,手持碧清玉牌,回手轻挥背后金光已然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