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承受所有痛苦

少夫人真心实意爱着少爷,少爷却每次不是拳打脚踢就是出言侮辱。

我又转头看向了窗口处,嘴角忽然出现了一抹温柔的笑。

最后在法院断绝父女关系。

她此刻好像一个天使。

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只是皮外伤定时擦药,就不会疼了。

梦里,我被自己的爸妈赶出家门,对我指责、漫骂、羞辱。

又看到了墨涵替她解围,把她带走还说要娶她,她那时被这句话冲昏了头,二话不说直接就同意了。

她当时什么都没想,她只知道自己很开心很高兴,她还以为他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因为她喜欢他好久了。

原来他喜欢的是,我已经死去的姐姐苏碟。

“唉,夫人你先休息着,我回别墅去,给你做些补血的汤药。”虽然知道苏幻听不见,但是她还是给苏幻打声招呼才走。

苏幻已经处理好伤口,安静的躺在了病床上。

旁观者清,她看得出少夫人和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不同,那些人接近少爷,只是因为少爷是赫赫有名的君式集团总裁。

啊!好痛,全身都痛。

身体太虚弱,苏幻看上去像是个重病患者,现在不知道是做梦,梦见什么了,脸色越发苍白了。纤细秀美的眉毛都紧紧的皱着,面露痛苦之色。

相信那些连证据都算不上的证据。

这样的话,我心里也好受一点了。

他也相信了外面传的话了,他相信我是杀人凶手。

误以为我把他心爱的女人,杀死了当然会恨我。

我挂着暖暖的笑容,侧脸温柔深情的看着,窗外三个小孩打闹玩耍的样子。

一转画面又看到了,我的那些好朋友,在我被人污蔑不信任时,不但不帮我还对我落井下石,她也想笑。

他说跟我结婚是更好的报复我,更能轻易的折磨我。

因为虚弱脸色有些病态的白,白皙的脸颊上流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紧皱的眉也微微松展开了。

又看到那些明明不认识我,不了解我的人,只是凭听说几句话,看见我就对我大打出手,出言讽刺侮辱,我还是觉得好笑。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把我捧在高处,后又亲手把我摔下地狱,如此落差,让我痛不欲生。

我微微动了一下,被泪水侵透的眼睛,不知道是笑醒的还是痛醒的。

我摸了摸眼角流出的泪水,又摸了摸额头上微微刺痛的伤口,痛的皱了皱眉后,又坐起了身子。

但是,每次他把我伤的遍体鳞伤的时候,只要一想到,我和他结婚了,在一起了,我还是会很开心。

苏幻长的很美,精致像瓷娃娃一样,挑不出一丝的瑕疵的脸,纤细的柳叶眉,小巧的高鼻梁,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樱桃般粉嫩的小嘴。

像是有人把这个画面,按了暂停键,把画面停顿在了那里一样。似是不忍心看到苏幻脸上,好不容易出现的笑容,就此失去,失去这发自内心的笑容,想要好好保存下来。

所以一断下来,那些疲劳倦意一下,全释放出来压在她身上,挺不住直接昏迷了。

我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进医院了啊。

何妈刚走没多久……

保姆坐在病床边,心疼抚摸着苏幻的脸颊,视线移到,她额头上包扎好的伤口上。

而少夫人只是因为,他是君墨涵这个人。

苏幻这么好的孩子,你不该爱上少爷!

何妈只是心疼,一个那么漂亮干净的女孩子,身上怎么那么多渗人的伤痕。

满眼的心疼,医生说她们夫人只是近日里,可能支撑她精神的,脑神经一直紧崩着,从未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