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

一群小仙和一群灵兽们又一齐看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叹了口气,道:“待本君去找找看。”

碧华灵君愣了愣,难道源珟有什么难养的地方得罪了宋珧?在碧华灵君的心里,源珟一向乖巧伶俐又好养,没有一丝一毫能讨人嫌的地方。向龙太子询问究竟,龙太子的神色有点莫测,支支吾吾的,却像知道什么重大内情又被谁封了口,只是催促碧华灵君快去宋珧住的孤岛。碧华灵君便放下两只幼豹,急忙忙赶向宋珧处。

衡文满面惊诧,宋珧又呆了一呆。

丹絑仙帝自报家门时,宋珧尚且不知道他就是碧华孵出来的那只老虎。直到这位仙帝陛下大模大样地坐在竹榻上,大模大样地扇了扇风,大模大样地感慨道:“隔了万儿八千年看天庭,确实大不相同了,但就本座做老虎呆在那个小神仙府里的这些时日看,天庭被玉帝管得挺像个样子,我见着的新一茬小神仙们,各个都还不错,有几个瞧起来颇好,让我心中十分欣慰。”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活活,如意蛋恢复更新^_^

东华帝君沉思片刻道:“我晓得了。待我想想。那只小虎因是你们灵君亲自孵出来的,他难免重视些,要是能再找个什么让他养一养,把那股爱怜之情转过去些就好了。”

傥荻极顺溜地答道:“是。”云清红了红脸。

紫虚仙帝现法身时的那阵仙光震慑九霄,四海龙族与天上众仙多被惊动,有游神急惶惶去禀报玉帝,:“极东海岛忽然仙光大现,不知为何。”玉帝只赐了句高深莫测的话:“暂莫惊动。”

东华帝君捋了捋胡子,看云清身后的小仙只剩了四个,一个灵兽都没有,云清显然输得有点急,狠狠地瞪傥荻。傥荻道:“嗳呀,你莫恼,这把如果开出大来,我就输大点,将我们这边最值钱的葛月输给你,搭上元路元休,一大带俩小,怎样?”

第十四章

紫虚仙帝丹絑,原身是一只凤凰,化成仙火焚尽魔族,等于与魔族同归于尽。

云清冷笑一声,葛月远远站在凉亭的一个角落,一副与己无关的淡漠模样。

东华帝君呵呵笑了一声,道:“你们灵君在何处?”

东华帝君径直出了碧华灵君府,在天庭里东寻西找了半天,又到各个仙岛上去逛,最后转道到了西天,好不容易在西天善法尊者那里借到了两只还在吃奶的云豹,笼在怀里抱到碧华灵君面前。

第二日,东华帝君过来逛逛,碧华灵君府的门前静悄悄地,没有小仙童守门,大门虚掩,东华帝君抬脚进府,前庭寂静一片,东华帝君从回廊绕向中庭,依稀听见笑闹声,远远看去,只见中庭的一个凉亭内身影攒动,飘出一阵阵的喧闹声。东华帝君走近凉亭,看见碧华灵君豢养的灵兽们难得都化成了人身,与小仙童们在凉亭的石桌前围成个圈儿,圈儿中间却是云清和傥荻各守着石桌的一方,云清卷着袖子摇一个扣碗,傥荻穿着一身与云清摇的那个扣碗相似的白底蓝花纹衣裳,笑嘻嘻地抱着手站着,云清将扣碗猛地扣上桌面,傥荻道:“押小。”

云清小声道:“哪里是参修。帝君您给灵君出了个好主意,让他把那个如意蛋老虎送给别的仙君去养,灵君回来后就眼直直的长吁短叹不住,一园子的珍兽他挨个儿顺毛,顺一个长叹一次,叹的它们没办法都化成了人形,灵君他就进了房里,没动静了。”

傥荻笑道:“要找与源珟近似的让灵君喜欢,第一需找个年幼的才好,我们之中,连元路和元休都是半大不小,再没有幼齿的了。”

东华帝君道:“怪哉,在这个上下两不靠的时辰憋在房里,参修哪门子的仙法。”

碧华灵君看到这两只小豹子,总算稍微抖擞了一下精神,吩咐小仙童们找碟子盛鹿奶喂食,不再到处堵着灵兽顺毛叹气,灵兽们终于能变回原身,各自寻僻静的地方打呵欠。

后来,魔界作乱,攻打天庭,人间几乎覆灭,神霄仙帝浮黎原身是一条青龙,以自己身躯化成凡土山脉,救扶凡世,龙骨撑起天庭九霄。天庭与魔界大战时,紫虚仙帝丹絑将自身化成仙火焚尽魔族,魔界从此气数败尽。但是丹絑——

两位仙帝的悲壮事迹时常被提起,天庭中的每位神仙都铭记于心。

扎眼的尊上便道:“好罢,我就先告诉你,本座叫丹絑。你们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么?”

傥荻道:“为什么不押小。数数你身后的人数,已经输给我几个?”

竹榻上扎眼的仙尊对衡文又招了招手:“本座已经告诉你我是谁了,你可以过来,在本座身边坐坐了罢。”

元休扯了扯傥荻的袖子,满面茫然问:“傥荻哥,为什么我们两个算一个?什么是一大带俩小?”

再一日,碧华灵君一手挟着一只云豹在庭院中坐,东海龙太子忽然匆匆来访,向碧华灵君道:“碧华兄,宋珧兄让小弟给你捎句话,说你托给他的那尊大神他侍候不起,让你赶紧把大神请回你府里。”

无耻的丹絑老前辈的马甲终于剥下来了,挖咔咔,爬下去洗澡。

傥荻道:“猜不猜得着开了就知道,这次你再输了,将池生输给我吧。”

碧华灵君送走了源珟,回到府中,颇觉思念。在卧房里闲坐了片刻,到凉亭里走神了一时,又于中庭之中踱步数回。府里的灵兽们大多在庭院里各自躺着,碧华灵君打眼看见元路和元休正在花丛边扑闹玩耍,便踱步过去,两只小虎立刻顺服地卧下。元路和元休已半大,不能抱了,碧华灵君俯下身捋了捋它们的毛,触手处,却觉得不如源珟的绒毛柔软,长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踱开走了。

当年太虚初现,天庭始立时,除玉帝之外,天庭中以两位仙帝为最尊,这两位仙帝便是神霄仙帝浮黎和紫虚仙帝丹絑。

东华帝君却觉出了有些蹊跷,隐约觉得与碧华的如意蛋老虎有些关系,上灵霄殿请问玉帝,玉帝也只是道:“暂莫惊动,看他高兴怎样再说。”东华帝君再要问这个“他”是谁,玉帝半闭着眼道:“此次确实有些对不住碧华,唉……”

宋珧顿时直了眼:“你你你,你竟是碧华的那只老虎崽子?!”

云清身后的池生向前一步道:“灵君他在房中。”

傥荻道:“禀报帝君,我们输人数的,云清那边十一位小仙,我们这边二十二位同道,他输了他那边的小仙过来我们这边一个,我输了我们这边输给他两个,一赔二。”

傥荻道:“方才我不是说要输大点么,你们两个和葛月一样值钱,人间有句话,叫做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两兄弟加在一起,便非常厉害,你看我连顶厉害的麝馨姐的都没说,单说了你们两个,懂了没?”

云清道:“你还押小?”

云清的神情忿忿然地泛红,道:“我就不信次次都被你猜着,这回一定是大。”

傥荻接口道:“灵君在房中避静,参修仙法。”

元休满脸感动似懂非懂地点头:“傥荻哥,你真好。”傥荻笑眯眯地拍拍他头顶。

东华帝君向桌上扫了一眼:“猜骰子赌大小?”

这两只小豹子,一只非常不怕生,埋头大口喝奶,喝饱了就一头扎下睡觉,云清和池生伸手逗它,它便亲昵地抬爪拨动,滚来滚去。另一只却像被抱来这陌生的处所不大乐意的样子,扭头一动不动地趴着,不吃不喝,任小仙童们怎么哄,眼皮都不抬一下。

云清哼了一声,正要再说些什么,东华帝君走近,小仙童们与灵兽们猛然察觉,都纷纷站直起身退到一边,傥荻从桌前起身垂手站定,笑嘻嘻道:“帝君。”云清急忙放开扣碗弯腰行礼:“帝君。”

一群小仙们都愁眉苦脸,眼巴巴地看着东华帝君,池生道:“帝君,您可有什么方法能把灵君扳过来一些?小仙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好了。”

东华帝君笑道:“当年那位宋珧元君来府上串门的时候教你们的罢。拿什么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