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

当日,碧华灵君回到府中,见源珟正和一只黄毛的狐狸卧在一起,这只狐狸叫做傥荻,是麻姑送的,灵性很强,会变幻毛色,在凡间,它的毛晴天是红黄的,阴天是灰扑扑的,晚上有月亮时是银白的,没月亮时还能变成纯黑的。等到了天庭,吸收仙气,毛色变幻的越发繁多了。每靠近一位神仙,就能变出和那位神仙的仙气颜色相同的毛色来。靠近昴日星君,它的毛是红黄的;靠近太阴星君,它的毛是银白的;靠近紫微星君,它的毛变成紫的;靠近玉帝,变成金黄的;其实在碧华灵君府上,它的毛色本应是碧绿的,但是一只长着绿毛的狐狸实在有碍观瞻,碧华灵君强迫它不能换上这个颜色,狐狸很寂寞,它觉得自己都不介意变成绿的,碧华灵君十分介意,这件事情很不合情理。于是只能成天在灵兽堆里钻来钻去,随着别的灵兽的毛色换着消遣。

碧华灵君略叹出一口气道:“好了,就这样罢。”傥荻、元路和元休告退出去,鹤云也幻回仙身,站在碧华灵君身边。

源珟不爬向碧华灵君,却蹲到傥荻脚边,傥荻弯腰将它抱起来,源珟舔了舔他的下巴和耳垂。傥荻有些痒,侧着脸笑:“你乖你乖,灵君来找你了,乖乖过去吧。”有摸了摸它后脑的绒毛,将它递给碧华灵君:“我先告退了。”灵光再一闪,又变回狐狸,毛色却成了身边的栏杆一样的朱红色,迈着小步走了。

第九章

源珟蜷进碧华灵君怀里,碧华灵君挟着它走进厢房,将它放在床上,顺着它的毛问:“外面的那些狐狸豹子雪貂们,你都喜欢么。”

碧华灵君走到近前,傥荻抬抬头爬起来,蹭地变成了人形,身上穿着虎皮花纹的长衫,笑嘻嘻地向碧华灵君道:“灵君。”

这样说来,跟着谁像谁,这个特性和傥荻的毛病其实差不多。碧华灵君再看看傥荻身上的那身虎皮衣裳,有些忧心。

鹤云低下眼脸,道了声:“是。”合眼念了个仙诀,化成了一只仙鹤。

此时,狐狸正把头枕在源珟的身子上,互相偎依着打瞌睡。狐狸身上的毛换成了和源珟的毛皮一样的黄色,还掺着黑色的道道,如果不是那只尖嘴,乍一看去,还真像只老虎。

碧华灵君再拿出一块平布,一块毛皮,同时铺在床上,源珟立刻毫不犹豫地滚上毛皮。

送走老君后,碧华灵君留神着源珟在院子里的举动,看它舔过两三只狐狸,蹭过四五只雪豹,逗弄过七八只灵貂,又到花丛边与葛月对头卧下,终于觉得这个情形确实不对。

源珟从胸腔中咕了一声。

鹤云只得笑道:“灵君吩咐,鹤云自当照办。”

鹤云一愣,道:“灵君,小仙奉玉帝旨意,请灵君过去一趟。”碧华灵君道:“只要片刻,有劳有劳。”

碧华灵君向鹤云道:“能否有劳你变回原身,暂时在这里站片刻。”

碧华灵君一愣。

碧华灵君道:“你已担当仙职,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还是遵守的好。”

傥荻笑道:“不是,是我逗它的。我这几日都在假山那里和龟兄聊天,见它跟着葛月来来去去,就变成葛月的样儿逗它。”

鹤云的相貌清秀异常,原身果然是只美貌的仙鹤,羽翅洁白,纤细优雅。碧华灵君向傥荻道:“你先也变回原身,和鹤云使站一起。”

太上老君的一席话让碧华灵君觉得像在藤蔓丛生的荒野里蓦然发现了一条平坦的小路一样,心中豁然通畅。但碧华灵君还是十分谨慎:“它跟着谁像谁只不过是你我的猜测,不知道是否属实,还是找可能通晓内情的问一下好些。”

恰好小仙童来报,说鹤云仙使奉玉帝旨意来找灵君,碧华灵君立刻出了厢房,鹤云正被小仙童引着向前厅去,碧华灵君迎上去,二话不说,向鹤云道:“劳烦鹤云兄和我到厢房一趟。”

因为碧华灵君传唤,又有仙使在场,傥荻、元路、元休都幻成人形进了厢房。傥荻一见鹤云,立刻将一身朱红的衣裳变成了白色镶黑边的。

更新一章,嘿嘿~~

可能通晓内情的,就是玉帝。

太上老君皱着眉向廊下看了看,开口道:“碧华,常言道物随主人形,何况它是如意蛋中孵出的,见什么学什么的能耐兴许越发高些。”望着碧华灵君,神色担忧道,“老夫怕,它别是学了你那爱珍兽的毛病罢。”

太上老君道:“其实随你也没什么不好的,但一头灵虎,若和你一样见了毛茸茸的珍兽就欢喜,当真有些麻烦。”捋须一叹,“但它有这个特性也好,你不如想想要把它养成什么脾气性情,然后让有那个脾性的人替你养几天,一准就养得如你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呼呼,偶回来撩,挥爪~~

碧华灵君依稀记起,这几天云清似乎曾来向他报告过,说傥荻在假山上住的玄龟那里缩成了一个团儿,毛色的颜色跟龟壳似的,像一只长了毛的龟,一动不动好几天。云清以为它病了,急惶惶来报告,后来才发现它是在学玄龟入定。

第二日,从灵霄殿出来后,碧华灵君向太上老君叹道:“老君,你昨日说过了那话之后,我仔细瞧了瞧,它确实与园中的灵兽亲热得有些过头。”

其实鹤云的原身本是一只仙鹤,一两千年之前也曾是碧华灵君府中的一只珍禽。那时候碧华灵君还养养禽鸟。

鹤云又怔了怔,道:“灵君不用如此客气,鹤云本是灵君一手栽培,虽然侥幸担当仙职,灵君仍将我当成以前的鹤云就好。”

碧华灵君道:“小仙自孵化如意蛋后,将灵虎驯化养育不敢倦怠,但……近日小仙察到灵虎的一些习性,大为不解,想请问玉帝,如意蛋孵出灵物的脾性可是会随着抚养者的脾性么?”

碧华灵君将源珟放到鹤云和傥荻面前,源珟看了看鹤云,蹿向傥荻。

碧华灵君让傥荻退下,换上元路。元路与源珟不合,碍着灵君的命令,悻悻地蹲着。源珟立刻向元路走去。

碧华灵君转头吩咐池生道:“去将葛月叫过来……”忽然又改口,“葛月就罢了,将傥荻、元路、元休一道喊过来罢。”

玉帝问:“何事?”

碧华灵君道:“先去玉帝座前罢。”

傥荻笑嘻嘻答了声是,嗖地变回狐形,毛色银白,耳尖尾巴稍和四个爪上带了黑色,可惜长相与仙鹤实在差了太远,体形不像。

傥荻的眼光在碧华灵君脸上打了个圈儿,浑身立刻灵光一闪,换了身碧绿的衣裳,绿毛的狐狸虽然难看,傥荻穿着碧绿的衣衫却真的挺合衬,瞧起来越发的俊俏风流了。

碧华灵君再将元路换成元休,源珟走到元休身边,还蹭了下元休。

玉帝皱了眉头,似在沉思,片刻道:“朕似乎觉得有这么一说,但天庭有如意蛋是极稀有之事。朕也不能肯定。”

碧华灵君瞧了瞧他那身虎皮打扮,略略颔首,又看向慢吞吞爬起身的源珟:“它又缠上你了?”

到了玉帝座前,说完一件仙务,碧华灵君道:“小仙还有一事,想斗胆请教玉帝。”

碧华灵君揣着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回了府中,经过察看再试炼,源珟对珍兽的兴趣确实很大,而且好像也只爱毛茸茸四个爪的珍兽。碧华灵君无奈地想,只有托给其他仙友养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