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

碧华灵君干咳一声:“是个蛋。”小心翼翼隔着衣衫摸了摸蛋身,“是玉砚池中化出的如意蛋,费了半晌工夫才从玉帝那里讨过来孵。”说话间大摇大摆进了门,轻车熟路地走到一间敞厅内,摸起桌上的茶便喝。

可能是仙气滋养得分外足的关系,如意蛋又比以前大了些,碧华灵君在府中寂寞,便东游西荡地到各个仙友府上去串个小门儿,絮絮叨叨来来去去,不外乎就是他身上挂的这枚蛋,几个月这么逛下来,天庭各位神仙耳朵里都听出了老茧。这一天,碧华灵君又荡到了东华帝君府上,东华帝君一边听他念叨,一边点头,颈子点得发疼,趁个空儿建议他去探望探望犯了天条被贬在孤岛上过活的宋珧仙和衡文清君。

几位上仙都皱了眉头,望了望碧华灵君满园的灵兽,果然是四个爪的毛茸茸的走兽最多,东华帝君数月前看的那两只小老虎又蹭到了几位仙君的脚下,东华帝君顺手摸了摸其中一只的头,小老虎立刻扑倒在地上,滚了两滚,用头蹭蹭东华帝君的衣襟。东华帝君忍不住将小老虎抱起来,笑道:“难怪你爱这样的,果然很讨人爱。”话锋一转道,“但如意蛋虽是那么一说,孵出什么来都不一定,万一孵出来的不是你好的那口,你想怎样?”

碧华灵君大惊,急忙扑过去,捧起如意蛋。蛋身光滑圆润,连刚才掉下来的那块蛋壳也粘了回去,裂出的细纹也不见了,又变成一枚完完整整的蛋。

宋珧仙望着他的肚子,神色凝重:“滋润。碧华兄你……一些时日不见……怎么就怀上了。”

捧起如意蛋来回仔细地看。如意蛋和当初被抱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碧华灵君又去焚香沐浴了一通,想将如意蛋贴回肚子上继续孵,却无论怎么用仙术,如意蛋都不能再缚在肚子上。

领到这道仙命后,没有仙务缠身,碧华灵君蓦然就闲了。闲了之后,不知怎么的,碧华灵君也想开了,孵出什么就是什么罢,如意蛋中的灵兽,一定不会差了,只要有湿漉漉漆黑的眼,绒绒的柔软的毛,小小的四爪,孵出什么来无所谓。

碧华灵君讪笑两声:“哪里哪里,我这些日子,成天被众位仙友取笑,连你都不厚道。”放下茶杯再摸了摸贴在肚子上的如意蛋,又将如意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道:“不知道能孵出个什么来。”

灵光华彩灿烂,惊动了仙童们与园中的灵兽,前些时日吃过亏的小老虎伏在地上,警觉地盯着碧华灵君光芒四射的肚子,呜呜地在嗓子眼里低吼。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嘿嘿~~

碧华灵君急忙念动仙诀抚护住蛋身,退到静室内盘腿打坐,仙童们也猜到是蛋将要破壳,都蹩进静室内,伸头伸脑地打探。

正喝着,衡文清君从侧门中出来,一眼瞧见碧华的模样,也怔了一怔,随即笑道:“碧华兄,许久不见,你竟灵君不做,去做灵姑,连胎都有了。”

碧华灵君这才有些着忙,急忙遣童子去请太上老君太白金星东华帝君等一干仙友来帮忙,几位仙君听说碧华灵君将如意蛋孵出了事情,也甚吃惊,一路云烟赶了过来。几位上仙将如意蛋轮流看了一遍,注灵力,念仙诀,各种方法都使了一遭,如意蛋油盐不进,纹丝不动。

碧华灵君觉得腹部这枚如意蛋的灵气一天比一天强起来,有时候甚至能觉出蛋壳内隐隐有抓挠声。

碧华灵君半是自言自语一般地喃喃道:“难道是玉帝诓我?本君明明孵此蛋的时候一直想要只四爪的珍兽……”但方才看那个探出的爪钩尖儿的模样,似乎不是碧华灵君想要的绒绒的四爪长得出来的。

碧华灵君居然就听了,抱着如意蛋一步三叹地到了院中,在石凳上坐了,将如意蛋抱在怀中缓缓抚摸。

几位上仙轮流将碧华灵君安慰了一番,却都确实束手无策。东华帝君只得出主意道:“今日时辰不早,不如你看着这枚蛋再过几个时辰看看。到明天还不行,就去禀报玉帝早寻对策罢。”

即将出壳的灵兽似乎被这声不对吓了一跳,爪钩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衡文清君也只再向那枚蛋瞧了瞧,没说什么。

太白金星道:“碧华,你也是的,平时将这颗蛋宝贝的什么似的,孵出来的灵兽一定被你顶在头上养,灵兽将要出壳的要紧关头你喊不对做甚么。”

碧华灵君又怕灵兽出壳,单用灵气护养不够,让府中的小童去寿星处借了头刚生了崽的母瑞鹿过来。万事齐备后,某一天,碧华灵君正在府中寂寞地踱步,腹部的如意蛋忽然灵光大盛,异动起来。

仙童们都很惊异,池生道:“灵君,哪里不对了?”

碧华灵君听见这句话很满意,笑得像春花。

东华帝君最后道:“别是这颗蛋嫌此间静室四面石墙,没有窗户,太过憋闷,将它抱到院子中吹吹风试试?”

小仙童们傻呆呆地问:“灵君,方才不是要孵出来了么,它怎的又变成一颗大鸡蛋了?”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碧华灵君乘着一股清风,荡到了孤零零的小岛上,拍了拍岛上惟一一扇大门。

如意蛋在光华中又晃了两晃,忽然一瞬间光芒尽敛,啪嗒一声掉在云絮上。

开门的是宋珧,开门后的第一眼,蹭地落在碧华灵君的肚子上,脸色陡然变了,需知道宋珧仙是从凡人飞升的神仙,对于碧华灵君此时的模样并不陌生。

碧华灵君孵着如意蛋,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碧华灵君心中在暗自忐忑,他说了声不对,如意蛋就回了原样,难道如意蛋在孵化的时候有什么讲究,“不对”“不成”“不好”之类的词儿是忌讳,一讲就孵不出了?

碧华灵君忽然皱起眉,道:“不对。”

宋珧道:“此蛋如此化成,孵出的灵兽一定不寻常。”底下一句‘只盼别孵出只四不像’很厚道地咽了。

碧华灵君蹭得酒足饭饱,方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宋珧和衡文清君将他送出门外,宋珧望向碧华灵君乘风而去的背影道:“可怜碧华也被玉帝坑了,我总觉着那蛋要生出些事情来。”衡文清君道:“方才我仔细瞧了瞧,蛋的灵气甚强,恐怕会孵出个了不得的东西。”

碧华灵君抱着如意蛋苦笑道:“现下哪有工夫想这一岔,等它顺顺利利地出壳,再说其他的罢。”

碧华灵君叹道:“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养了这些年的灵兽,就好那种四个爪的毛茸茸的走兽,一心想孵出一只那样的,方才要出壳时我看那个爪钩尖儿的模样,倒像很稀罕的猛兽或龙禽的爪钩,因此吃了一惊。”

只见在锦团上端坐的碧华灵君腹部的光芒越来越盛,光华如缤纷的云锦,绚烂非常,十分耀目。碧华灵君的衣袍自动散开,蛋壳在绚丽光华的包裹下渐渐脱离碧华灵君的腹部,升至半空。

会孵出什么,还是要出壳了才晓得。

第五章

看来,如意蛋中的灵兽终于要出壳了。

心中虽然忐忑,碧华灵君在面子上还是显得很惮定,道:“可能是时辰不对,孵化的时候灵力上出了差错。再看看罢。”

爪钩?

几位上仙都束手无策了。

碧华灵君急忙拢上衣襟,从锦团上站起来,小仙童们咬着手指看,只见碧华灵君抬起双手,将如意蛋渐渐引到双手之间,再渐渐引向云台,如意蛋半悬在云絮上,在空中又抖了一抖,似乎听得蛋内有一阵细碎的抓挠声,喀喇一声,蛋壳裂了一条细缝,蛋身圆的一头有一小块碎片跌落,开出一个小小的洞口,从洞口处似乎探出一个小小的爪钩尖儿。

碧华灵君生怕哪天正在云头上飘荡的时候蛋中的灵兽出壳,措手不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在府中呆着。特意在府中布置了一间净室,室中搭了一个硕大的云台,台中铺着柔软的云絮。

碧华灵君悠悠然地向他招呼:“宋珧兄,许久不见,近日特意来望你一望。”呲牙一笑,在宋珧肩头拍了拍,“你和衡文清君,在岛上过得滋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