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奸臣想攻朕_第10章

朕一掌推开他,冲到不远处的湖水边伸头往水里一照,你丫的!这丑八怪是谁?

“皇上,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玉人儿缓缓抬头,微笑着的嘴角在看到朕的俊颜后定住了。

甩开灯泡一段距离,朕走进了御花园。

当然了,被太医摸蛋的时候朕那叫做配合治疗,率真开朗。

朕用现代的话解释:这身子的主人花粉过敏。

园内花香四溢,蝶舞纷飞,朕在花丛中穿梭了半响,远远地就见凉亭内站着一个仰头凝望天边的玉人儿,朕差点抬起手捂着嘴羞笑两声了。

近在咫尺一张脸,朕看到这张脸既生气又心安。李子在帮朕往脸上抹药。

与此同时,朕有些悟了,朕的奸相貌似是个断袖,家里有男宠,所以他才容光焕发,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蛋疼的迹象。

所以朕之前的态度是不识好歹过敏是咎由自取了?

“您的脸是不是被蜜蜂蜇了,怎么会……”

不知这身子的主人骑马的技术如何?若是个菜鸟还好办,朕这两日偷摸着去学一学骑马的要领,到了那日,蒙混蒙混众人的眼还是行的。但如果他是个行家,那朕不就暴露了?

狩猎神马的朕屁都不懂啊!

我擦!朕在心里大骂谁和你们一样了!

但朕还是很窝囊地回了他的话,低声下气的,就像做错事的小孩。

朕闷闷地回给了他一个“哦”,阴着脸扭头往亭外看去。

朕顶着一张因过敏而红肿的脸邀请奸相凉亭一叙,当然,令朕不满的是二百五奸医一直在侧。

无心欣赏那些个开得乱颤的花朵,长得挺拔的树干,压下紧张不安成了朕现在要做的大事。

现在成看一眼就永生绝望了!

不想,奸相的下一句差点让朕去撞树了。

朕的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出电视剧里那些皇子们的捕猎风姿,怎一个man了得。

虽然朕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急到不行。

奸相说让朕好生修养,他改日再来和朕商谈大事。

“臣叩见皇上。”朕刚上凉亭的石阶,玉人儿就弯腰拜见,朕急忙伸手托着他的胳膊,正色道:“爱卿免礼。”

余光往他脸上扫过,朕以为怕是会看到忍俊不禁,不想竟是冷静沉着。

“皇上,您为何不见微臣?”太医轻声问道。

“微臣知道。但您是不能久留御花园的,微臣赶来就是想陪您一同去,可是,您却让微臣回去……”

既是大事,何必改日。

朕在心里替奸相哼起了小曲儿,瞧奸相被朕的装扮迷住的样子,死样儿,人家只不过稍稍打扮了一下下嘛,要不要这么……惊悚地盯着朕看啊!

但,这可能吗?

说谁不要脸呢!

“快去叫太医!”凉亭内响起了奸相的声音,尴尬的让朕只想往湖里跳。

“像先前一般办吧,到时候你把名单拿给朕看即可。”这就是朕这几日敷衍奸臣们的大致说词。

李子说的话朕听着虽不快,但心里却有一股暖流缓缓流淌过心田。不过朕一想到朕的皇后表妹,暖流就成寒流了!

要造反啊,朕见不见你管得着吗?

瞬间脑补了一个画面:一身古代361°装束跨坐草泥马身背射日神弓对着不远处的梅花鹿一射,结果射到个赵薇捡回宫里当公主!

因为朕突然发病,奸相和朕的“约会”也吹了,应该说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御花园当真是园林建筑之精华,园内遍植古柏老槐,罗列奇石玉座、金麟铜像、盆花桩景。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朕是奸医的病患,可不是你丫想的那样。

商谈国事,你一个二百五太医瞎掺和个什么劲?

这,怎么能……!奸相在朕心里是一丝不染纯纯白白的啊!

贼老天!朕人生的第一次约会你能不能别这么玩我!

奸相轻轻挑眉,抬眸含有深意地看了朕一眼后,低头淡笑垂眸不语。朕解读出他眼里的意思是“都是男人,咱都懂”。

片刻后,被朕谴回去的李子来了,朕无心情理会任何人,坐在凉亭的靠椅上郁闷极了。

毕竟,这是朕的第一次约会,好是重要,朕……人家害羞啦!

可是,朕是女人啊,这都算了,朕不会骑马!

面上却无丝毫波澜,真是太会装逼了,影帝级人物。

“朕有要事要和宋相商量。”

哼,估计在心里已经笑到从北极滚到南极了。

“启禀皇上,再过几日就是您到猎场狩猎的时候了,臣进宫是想和皇上商量,这次拟定的花名册……

“宋相有何要事,但说无妨。”

还好朕止住了,只是抬手抓了抓有点瘙痒的脸,漫步往凉亭走去。

扯远了,总之,朕现在是小女儿心思娇羞难当。

“皇上,您脸部的病情得不到控制今晚就只能治脸了。”

朕怎么忘了小太监提醒朕的话了,“皇上,您切勿触碰花草,否则又要病了。”

话很隐晦,朕是明白过来了,不知朕的奸相有没有懂?朕希望他愚笨一点,不懂!

狩猎!

说好的看一眼就永世倾恋呢?

结果,他说了个理由让朕不得不让他留下。

听起来吊炸天酷到爆啊!

算了,忍着,和奸相能独处就够了。

可惜,却不是朕的容身之所。

有病啊,朕做错什么了?凭什么要这样和他说话?

奸相眼神不对劲!朕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卧槽,有这么评价别人的装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