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奸臣想攻朕_第3章

都怪朕肚脐下的那个破玩意儿,每次沐浴朕都要因为它残害一名宫女,然后那名宫女就不得不被朕封赏。

吓朕!

太医恭敬道:“皇上,其他人不知,微臣是知的,您这病根本没有治愈,若再拖下去,您的江山不保啊!”

结果小宫女一头撞到了红柱上,惹得其她宫女阵阵尖叫,吓得朕立马从池水里跳出来,随手披上一件长衫,把还没死的小宫女横腰抱起飞奔出了浴房。

“其二,皇上若想暂时保住江山,那就……阉了自己。”

使劲闭了闭眼,再睁眼朕就轻车熟路地说道:“朕封你为答应,让外头的公公带你去封赏吧!”

太医低着头沉吟道:“皇上,您若再不临幸娘娘们,您以后怕是会……不举,而您尚且无子,若是真到了那一日,追悔莫及啊!”

游到了池子的另一边,就传来刚才被朕扑倒的那名小宫女的低声抽泣。

朕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把她赐给了一直伺候在朕身侧的小太监。

男人果然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可如今,成了朕的女人,就不能有二心了,而朕还不去后宫给她们关爱,于是,活活伤心死了。

不对啊,两个男人怎么生子?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啊!

虽然朕无用武之地,无法引领这个国家奔全面小康,但朕有一堆百里挑一的好奸臣,个个都让朕……一言难尽。

就在某个宫女的小手往水里摸去时,朕那玩意儿开始兴奋了!

然而真相只有朕和被朕扑倒的宫女们知道,她们和朕到现在都还是清白之身,应该说,朕现在这个肉身的灵魂是纯洁的。

不会坑,但是更文速度也许会有点慢哦。

小宫女眼泪婆娑:“奴婢的另外两个姐妹郁郁而终了。”

朕趴在她身上冷静了片刻,噗通一声往身后的池子里扑去。

起先被朕封赏的那些宫女都兴高采烈的,可渐渐地,朕发觉后来伺候朕沐浴的宫女眼神不太对劲,没了那股兴奋劲儿。

朕的脑海里顿时翻腾起来,想起前几天的事,朕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本来朕打算一个人到浴池里洗洗的,可是那些宫女非得像鬼魂似的跟着朕,要伺候朕,被朕扑,扑了又对着朕哭哭啼啼的,惹得朕心烦意乱真的好想上了她们!

当真是穿越回古代,百无一用乃工科狗!

朕坐在殿内苦逼无比,怎么这么多馊事?

就像剧烈的化学反应,刚碰上去,朕就傻了!

朕不解:“此话怎讲?”怎么还跟江山扯上关系了?

朕摸着下巴想了想,皱眉问:“除了让朕临幸那些女人,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朕既保住江山的同时又能解决自身问题呢?”

“……”朕和谁纵了?

没有电路让你接,没有电杆让你爬!

“皇上,不过问题分开的话倒是可以解决。”太医不疾不徐地又道。

就在朕六神无主时,太医轻吐出两个字:“没有。”

朕眸光微闪,急忙开口:“说来。”

朕犹豫了几秒后瞪了他一眼,并不是不满他的建议,而是朕不明白两个男人该怎么玩?还有,那滋味儿朕吃的消吗?朕得斟酌斟酌。

☆、朕的奸臣

那些被朕封了赏的宫女们都一心期盼着朕去后宫看看她们,可惜,她们从天明盼到天黑也盼不到朕。

苍天可鉴,朕到现在连吻都没献出去过,除了和那命根子战斗,朕真的没有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朕问:“为何?”

宸乾殿——朕的寝宫

朕知道那些宫女的真正死因了:憋死。

也因为沐浴一事,朕的那些奸臣都对朕刮目相看,眉开眼笑地说朕终于配合治疗了,然后委婉的表达只不过配合得有点太过了。

朕纳闷了,既然不要封赏,那要什么呀?让你们别伺候你们却打都打不走的要跟着朕,被扑还委屈,到底图个什么?

如果朕不封她们为什么常在、答应、内官,作为宫女的她们还敢暗恋暗恋英俊潇洒的侍卫,挑逗挑逗细皮嫩肉的太监来疏解自己的寂寞。

小宫女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求朕别赐给她任何头衔,她甘愿做一名宫女。

这身子的原主人二十不到,风华正茂年轻气盛,却是不上进不思进取,后宫女人一大堆,活该被人暗杀。

终于有一天,又被朕扑倒的一个小宫女小脸红扑扑地对着朕说:“皇上,您就要了奴家吧!”

脑子一发热,朕就把最靠近朕的一个小宫女给扑倒在了池边,手也不受控制地就要往她身上拱起的地方摸去。

太医拱拱手,慌忙地退了出去。

朕一个处女现如今因为突然出现的一颗蛋而愁苦连天,真是造化弄人,天意戏人,老天爷的恶作剧啊!

额头的冷汗直冒,朕差点上了女人!差点就成拉拉了!

太医淡笑着说:“其一,皇上不想临幸女子,那男子不妨一试,或许皇上会爱上那滋味儿。如此,您的龙根就安全了。”

因此,每次沐浴既是朕的硬伤,也是宫女们的噩梦。

太医连连后退,惶恐道:“皇上息怒,臣并非谋臣,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太医而已,为皇上分忧乃臣的荣幸,只不过微臣的脑袋有些迟钝,想不到好方法替皇上解决问题,罪臣甘愿受罚。”

“说吧,来干嘛?”朕漫不经心地对着跪在朕跟前的太医问道。

朕一点也没犹豫,拍案而起,抬着龙指指着太医怒吼道:“朕先阉你!”

朕既不知识渊博,也不会执掌权政,更不会吟诗作画,出口成章。

她们没有,朕的命根子可一直有。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积极留言啦~给意见作者也接受哦。

而现在还因为每次沐浴进一个,这青天白日的,朕觉得头顶负重,总感觉雷公电母在云层上方盯着朕的一举一动。

奸臣!

“那就去太医院研究药物替朕治好龙蛋!”朕气极败坏地吼道。

穿之前,谁知道这具身子上过多少女人?

朕深感内疚。

太医缓缓抬头暧昧无限的盯着朕,那眼神让朕心中警铃大作,丫的,这是让朕玩gay的节奏吗?

太医查看完伤势后,红着脸瞥了朕一眼,朕心里一紧,就听他说:“皇上,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

朕,罪孽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