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剧本——神秘人2

“...是呀,你说得对。”

我吸口气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妈妈还在病着,妈妈还没有看海,我不能死。求生欲望从神经上跳起,我手脚并用向后退去。兴许是环境刺激,又或者是天赋异禀。此时的我头脑格外的清楚,跑不掉打不过,却还在寻求生机。

“原来,杀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只需要在合适的地点,选择合适的时间,恰巧在合适的时机挥出合适的一刀...”

我们马戏团并不是驻扎式的,总会在各个小镇里流动。根据团长的说法,这样可以……什么新鲜度?啊,记不清了。谁让我是‘糊涂卡勒’呢,哈哈哈哈哈。反正能赚到钱养妈妈就好,别的都不重要。哦,说起我的妈妈杰西卡.索拉,这个可要好好谈谈。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就没见过我爸爸的身影。

我只要知道今天是我绝食的第几天就好了...

说着就挂掉电话,汤姆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一切都按照他想象的那样发展,接下来只要把匕首取回来一切就跟他无关了。暴雨会洗刷掉今夜所有的痕迹,只要没有直接明确的证据,就都好说。

游戏相关

每当我休息的时候,我都会第一时间买好鱼回家和妈妈庆祝‘周末’。是的,对于我来说这才是周末,而不是一周两天的那个。妈妈最爱吃鱼了,但是镇里鱼并不便宜。至少,不是我们随便吃得起的。只有回来的那一天才会有鱼吃,所以那是名副其实的周末。

哦,见鬼。妈妈的病情加重了,医生说还有最多不超过三年。我需要抓紧了,努力……要更加努力才行!

...

3月10日......也有可能是11日,或者,9日?

你如果问我现在在想什么,我只能回答说不知道,而且我觉得我也不应该去知道。从小缺乏教育,这种深刻的问题就不该让我来想。尽管如此我也知道...

4.想办法探究庄园里的秘密,然后活着出去。

我则是在这个‘合适’的时机补上他刚才所说的话,还顺带将右手抽出来:

又来了又来了,以前都是骂我,现在用上手了。这个该死的胖子,上帝留着他干嘛?忍,我得忍。员工打架双方都会有责罚。这份工作对于我的计划至关重要,我不能没有它。快了,就快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带妈妈上海边了。

我不知不觉的用尽力气挺起身子,继续往下看去。

一年,我算过了!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大概就可以带妈妈去海边了!

“...杀人,是不是还要多补几刀......?”

妈妈还说,她这辈子从未看过海,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去一次海边。我当然牢记这个事情,只可惜想旅游到海边并不便宜。我也只能一点一点攒,慢慢地攒……

如此无聊的东西,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恶作剧。

信件的内容到此结束,我沉默了很久。对于里面的话,我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甚至这个很可能是一个针对我的骗局,很可能如此。

......那个形状,而且是还能反光的物品。几乎瞬间我就就反应了过来。那是刀子,这回...他玩真的。大雨不停地冲刷,雨帘下的视野隐隐约约能看到那个黑影一步步坚定地走进。

突然后背一股巨力把我推翻在垃圾桶旁边,我借着身后的路灯抬起头辨认这个庞大身影的面孔。果然是他,该死的汤姆。

随它吧,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什么人把它放上去的?

———————————————————————————————————

眼前这绽放的红色喷泉,虽然出水量不大,但胜在颜色鲜艳。

除了空白就是花草,还有些小动物。我盯着窗户透进屋里的光,出神地望着。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巡演回来的那天晚上。如同噩梦般黑灰云朵携带着阵阵雷光向地面压进,无数雨水随意的从天下倾洒。我刚乘着马戏团的车队回来,尽管有伞但面对这种恶劣天气所起的作用实在是微乎其微。我撑着伞艰难的行走在路上,踏上了回家的路。大雨遮蔽了我的视线,这让本就难走的胡同路更加难走了。

“很高兴,你没有把它当做小孩子的恶作剧丢掉...”

谁又会去注意一个死在偏僻巷子里的流浪汉呢?想来那些猪头是不会去在意这些细节的。

那时候的我,本天真的以为雨下的巷子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厄运。直到我带着这个想法回到了家里,闻见熟悉的烧纸味道,看见心爱的女人手握剪刀冰冷冷的躺在面前。

我叫卡勒·布鲁斯,是一位马戏团的表演者,平常负责‘小丑’这个角色。说起来很多人都不信,我就是传说中的悲情男主版面,哈哈哈哈哈。

过了良久,这个可笑的小丑才找到一句可以说的话:

今天妈妈怎么了?怎么家里会有烧纸的味道?她看起来好害怕啊,心神不定。看来病魔是加剧了,可能身体上的折磨让她精神出了点小状况。可恶,这个庸医!他明明说还有时间的,该死该死该死。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钱...对了,钱!再来几次演出,我再借点就可以了。可是那么高的利息我不可能......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快了,就快了。

总之再发了会呆后,我还是起身把它拿到手里细细琢磨起来。

———————————————————————————————————

它又是什么?

“啊!呃...”

我大声地喊着,试图宣泄那种疼痛,却失去了发声的权利。我浑身紧绷着,紧紧夹着刀然后弯下身,半跪半趴在地上。

想着想着却还是打开了它,入目的第一句就令我瞪大了眼睛:

曾经多话的我,如今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脑袋里面一片浑浊,胸口仿佛置于冰层之下。

本来我一个将死之人不应该去关注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可能是我太无聊了吧,又或者是好奇心重了些。

我放下信件看了看周围熟悉的一切,万一是真的呢?

是呀,

“喂?在华尔街13号街口旁边的胡同里有一个流浪汉好像死了,你们来一下吧。”

当汤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我又耐心的等了几分钟才从他身边走过离开这个巷子。

...

有关这次事件

将包裹在刀把上的棉线帽重新揣进衣兜里,刀则是随便向后一扔。然后拿起早在一旁被遗忘的雨伞并撑开,看着沐浴在暴雨下的那个男人。本来被雨水搞坏的心情,现在竟然慢慢好转了。

我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晚死一天又如何?

就在他扬手的瞬间我跳起身想要避过刺击,又好像是脚滑了,身体反而迎向了那一抹寒光。

“...不过还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很高兴,我只是在替你高兴而已。因为你得到一个明白真相的机会,如果你还爱着你母亲的话。想知道么?想的话就3.11日前来马尔兰镇郊外的古喀庄园找我。我相信你回来的。”

妈妈说,他不见了,从某一天开始突然就不见了。再到后来,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天下床都很困难。不过幸运的是,我长大了。逐渐成年的我选择用辍学打工来支撑这个家。每回流动完一圈可以休息几天。

是第三天。

好痛,他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了。我蜷缩在地上被打了几分钟,这个周末要怎么办?我要把我的长袖衣服找出来,对了!就说我受冷了,对,对。这样妈妈就不会怀疑了。

5.祝您游戏愉快。

不过.....

这是一个黑色的信件,当我打开它看到里面印有骷髅头团的折叠纸时差点就把它扔掉。

———————————————————————————————————

啧,这个巴布·汤姆怎么老是跟我过不去。就因为我在舞台上欺负他么?可他是‘哭脸小丑’呀,就是要被捉弄的。我是‘笑脸小丑’,这都是为了舞台效果啊。真的是搞不懂,这个人可能心里有问题。

汤姆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可能事情发生了但是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容易接受。他拿起了之前被自己丢在地上的雨伞,然后转身去附近的电话亭拨号给医院。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身体火辣般的疼痛勾引起了前些日子的回忆。正当我打算试图用语言阻止汤姆的暴行时,那手中在闪电下反光的存在印入脑海。

...我杀人了。

2.自我介绍的时候小心一点,不然你的游戏体验会极差。

“...杀人要捅心脏啊,该不会你不知道心脏在哪吧?”

万一是真的呢。

它是什么时候被放上去的?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耐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人物秘密

...

总感觉妈妈有些不开心呢?应该是被病魔折磨所致吧。唉,真是该死。为什么要折磨我善良可爱的妈妈呢?这可是我的挚爱啊,折磨我都是可以的。

3.如果你是和路人开局的话,那么我只能祝你好运了。

却突然发现窗户台上好像放着什么东西,是黑色的一角。我敢确信在我上一次注视那里的时候并没有这个东西。

1.注意扮演,扮演好你的角色。你就是小丑,小丑就是你。

我的退却加速了汤姆前进的步伐,虽然很难听到脚步声但是仍然感觉有声音悬扣在心头:

窗户下的阳光透着一个摇摇晃晃地人影,喝水进食。重新穿上衣裳,重新照镜子。

汤姆回过身来一步步向那个尸体走去,眼神平淡了许多。

汤姆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了双眼看着突然进入心脏的尖锐异物。

这漫长的几十个小时里,我好像想了很多。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