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葵花少年

景轩,有些时候,我觉得你特别像他,能把温柔种在我心里的每一个地方。

阳光最容易在人们感觉快乐的时候藏起来,一个下午也不过只是我们彼此对望几眼的长度。再把裙子穿回去的时候,发现挂在胸口的铁盒子不见了。

你买了最贵的药小心翼翼地伏在我的伤口,我看见你眼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与自责。恍然间发现你额头沁出鲜红的血滴,有一点心疼,我说你受伤了,你却回答我说抱歉,没能好好保护你,我咬住嘴唇,再不能言语。

你也一样皱着眉头,但我知道我们担心的却不同,你拉着我往前走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一眼,破旧自行车的尸体,卡在了水沟里面,后轮还在那里不甘地转着。

这是我们盛大的纪念日,我穿着白色公主裙站在镜子前面,你给的温暖蔓延的一年,不知不觉。从窗台往下望的时候,你依旧是微整的斗法,瘦削的脸,穿着纯白的衬衫,淡蓝的牛仔。我永远无法忘记你看我的眼神,干净清澈。

你拿着我最心爱的铁盒子,站在原地等候,笃定我会回来拿的样子。我把车子停在你身边,眼神高傲,我说还我盒子,你却赖皮不肯,我用一杯奶茶赎回了铁盒子,它当然不止这个价,而你只配得上奶茶。

阳光投射出的阴影里,我看见了幸福的车轮,兜兜转转,我以为摩天轮就是浪漫的圣地,我以为旋转木马永不会停歇,原来悲伤总将散场,爱情总要离合,时光终将老去,连同最美的回忆。

安慰多么虚弱。我的难过一波接着一波,铁盒子,那是最后一样属于我和他之间的东西,我以为你给的温暖足够我抵抗,为什么,为什么,失去它,我还是那么那么难过。

有风轻轻吹过脸庞,泪花也跟着凝结。最美的过往,也是最毒的毒药。它用回忆制造幸福的假象,它用回忆迷惑我们寻找幸福的目光,它用回忆捆绑我奔往幸福的双脚。可我们却都愿意执迷不悔,那般执着,那般迷醉。

这世上唯一分明的便是我们的相遇,我在热闹的街头飞快地蹬着自行车,路上的行人一边叫骂着一边为我让路,我开心的笑了,一如阳光般灿烂。

或许这就是作为我背叛爱情的惩罚,命运竟然一点儿希望也不留给我。从此再也找不回言西,再也找不到我们最为美好的当初。

我想如果我掉落的那个铁盒子不是恰巧被你捡到,也许你仅仅只是我的路人甲乙丙丁,但事实总是生得蹊跷。时间刚好,地点刚好,人物刚好。

微风拂过脸庞的时候,我闻到了幸福的味道,甜蜜温馨。破旧的自行车经不住时光的摧残,似乎有些不听话。我只能用力的揽着你的腰,才不会被甩下,你会带我去哪里呢?我开始有些期待。

我用力的瞪着你,一直等到眼泪倒出了眼眶才开始歇斯底里。你过来紧紧的抱着我,你说会去给我找回来。

我多了很多习惯,是你闯进我生活以后,开始习惯放学后守在校门口等你,开始习惯坐在自行车后座捣乱,开始习惯陪你去你最爱的书店呆上一阵子,开始习惯有你在身边时那种淡淡的温暖。

你执意要送我回家,那个热闹的街头,一个男孩捧着温热的奶茶陪在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女孩身边。有阳光洒在他们的背上,漫溢出温暖,最美的艳阳天,我遇见你,也遇上了人生最美的意外。你看,爱情就像巨大的圆形广场,我们背对背起航,绕一圈,绕一圈,总会有遇见的那一刻,看温暖绽放。

你把我从怀里放下,发现我身上的四处伤口。我微微扬起了头,大声说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看着自己满身的泥泞,外加臭臭的味道,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老天总是鬼使神差,一个不小心,我们连人带车摔进了水沟里,不会游泳的我在水里胡乱的扑腾,然后被你轻轻的抱起来,我发现水沟不过只到我们的腰际,我在你怀里躲了起来,而你却连连道歉,你说都是你的疏忽,害我掉进水沟里。